访问移动端
资讯
矮凳公告 2017年11月17日

【专访】蔡江宇:设计是21世纪的科学








矮凳网有幸邀请到蔡老师入驻【问大咖】栏目

为大家解答关于工业设计、职业规划、平面设计、艺术设计、漆艺等方面的问题

小伙伴们别兜着了

想问什么尽管问


(大神在矮凳网的具体方位)




Q1. 您是毕业于西柏林高等艺术大学,是在设计最前沿的德国,您能分享下您的学习经历吗?


我在1989年底到北京拿到的去联邦德国的签证的。1989年那个风波以后,首批西方国家向中国开放留学签证的时候,我就是那一拨人。那个时候到德国,柏林正在一场大乱之中,封闭东西德的柏林墙倒塌了。我们又要打工又要学习德语,所以刚去的时候比较困难。


1990年初我入学西柏林高等艺术大学(UdK Berlin)工业设计学院学习。当时我的德语交流起来是有困难的,所以我把主要精力放在学德语上,有时一天上两三个学校,目的都是为了学好德语,其他时间都用来打工。


德国的设计课程非常丰富,大约有五十多门全是专业课任由学生自由选择,大多数如果不感兴趣或把握不了可以不上,全无顾忌。中国学生在选课上也使小聪明,德语能力不行就选不用开口的,避重就轻,结果是学分修到手,表达能力和理论知识都比较差,严重者甚至被淘汰掉。我是最笨的那个,曾选了最难啃的院长的设计理论,现在也叫设计思维,一个学期拚下来仅得了一个及格,于是我下学期还是选了院长的课,理解和口述的能力有了飞跃,院长也对我的成绩表示满意,这对于我之后的另外几门课的顺利完成有重要的意义,因此我觉得“吃亏是福”,今天我仍很相信这点。


我的德语大概在三年以后可以比较流利地表达和沟通,能够顺利进行专业学习了。设计在德国叫“gestaltung”,包豪斯学院的设计就是这个词,中文比较准的翻译为:造物。工业设计的主科阶段(相当于博士最高文凭)有五十多门课,学生只需要选四到五门就可以申请去做毕业答辩了,中间还要有一年以上的公司工作实习。一年最多可以完成二门课一学期一门。这样全部顺利都及格的话也要三年半才具备申请毕业的资格,一般人如果连基础(相当于英美的本科)也上的话,又最少二到三年,总共五到六年才有资格,毕业设计也将一年,七八年才毕业是很正常的(90%德国人也如此)。


德国的大学都是“宽进严出”,进去的时候大部分人通过努力是可以的,但毕业的时候可能要淘汰掉一半。柏林高等艺术大学又是“高等中的高等”,它是拥有四百多年办学历史的贵族大学,德国人历史上一直是以这所学校为荣的。典型的德国文化、德国教育在里面可以得感染和体验,它有很强的特征和很高的知名度。


不少来自亚洲各国的留学生被淘汰,我们身边的有些人也是这样。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原因,以及二战以后的新包豪斯的影响使柏林艺术大学一直都处在改革当中,几十年都在改革。它没有中国式的大学“班级制度”,没有严格的“课程设置”,没有固定的“教材”,也没有早退迟到的“考勤制度”这些…都没有,柏林高等艺术大学恐怕是全世界最自由的大学。



Q2. 您是德国汉堡国际传媒艺术设计学院的教授,您是怎么看待德国设计的教育与国内设计的教育的差异的?


回国几年以后在珠海,我们创办成立了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国际传媒艺术设计学院,这是与德国汉堡联合办的一所国际学院。我是北师大和汉堡传媒学院的教授,主管过设计教学工作。这在当年的话是很新的,我们的学费也是全国最高的。当时我们邀请了很多外国的老师,特别是从德国回来之后,通过个人关系,我邀请了很多德国的设计师和艺术大师过来讲课,举办过多次跨城市跨领域的学术论坛、到香港、汉堡、伦敦、以色列等地展览…我们也和其他国家,比如像美国、英国、瑞士、澳洲、日本合作。


在2002年成立的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传媒艺术设计学院,我也是它的创院教师之一。当时的首任院长是香港视觉艺术协会的主席王纯杰教授,在他的领导下,我们将中国和西方的教育融合起来了,国际化的特色非常突出,我们的教授基本上百分之百都是海归派,这个在全国也是首创。


简单的来说,我差不多是在德国有十年的学习经历,在北京师范大学,有七年的时间,一共加起来十七年。这么长时间,最大的差异就是德国的设计教育是非常灵活的,结合实际的,特别重视设计思维,但是这个跟他们几十年、甚至一百多年有关,因为包豪斯在德国正好一百年了,它影响了全世界。中国起步晚了很多,加起来只有三十年的时间。那真正做到教育里面去的,我指的是包豪斯的本质“国际化协作”我觉得在中国是在2002年以后,我们在北京师范大学开创的这个中外融合的这种教学体制,那个时候才真正开始。



Q3. 在设计教育领域,国内关于市场调研和客户需要的课程教育基本是零,中国学生做作业不知道为什么目标做设计,只是为了设计而设计,这导致了中国设计系学生毕业后与社会脱节,您认为要怎样才能改善这样的状态?


这个问题很尖锐,引申出很多严重的教育问题。关于我们的设计教育他跟社会实际严重脱节,更严重的是跟市场发展脱节。中国现在是市场经济社会,而且社会发展速度也是全球最快的一个经济体。


我们的教育呢?不问天下事,跟市场经济体制很像没有产生什么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做“一厢情愿”的、旧的、封闭的计划经济的那种特色,这己经非常危险了,它浪费了太多年轻人的时间,浪费国家的资源,这个是非常严重的失误。设计发展是跟社会发展,跟经济繁荣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每次设计的进步,带来一次经济的繁荣。设计在教育里头要受到重视才行。


解决中国的学生在学习、设计上与社会与市场脱节、与社会需求脱节、与现代文化脱节的问题,主要的方法就是我们不能够把学校封闭起来进行教育,应该开放式的教育。为什么要开放式的教育,让学生知道社会有什么样的社会需求?市场需要什么?什么是市场消费群体的真正需求?我们能为消费者、受众群提供什么样的设计服务?      

 

在德国,学生们实际上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处于“半工半读”的状态,也就是说德国的学生多多少少都有好几年的工作经验。他们在工作里头他解决不了的问题,拿到学校里头解决。在学校遇到的问题,也可以在工作里头解决,这样结合起来,他们看上去时间比较长,比如说像我来回跑好几个公司。都跑了好几年(奔驰三年、西门子一年、国家电视台工作四年),那这样子才能最后得到这个毕业那是名副其实的一个大学毕业对不对?现在我的学生在德国已经好几个了,我推荐去的,也有毕业的。有正在读的,他们现在也在大众汽车公司工作,实习的时间也不短,要一年以上。在德国,如果你没有实习没有社会经验,没有工作经验,那你很难拿到大学的毕业文凭的。



Q4.您是如何培养设计中的灵感思维?


我觉得这个Design thinking,就是设计师思维,这一点在我国还是比较缺乏的。尤其是在教育领域,在大学教育里面。我们太过强调记忆,技巧和手工的表达,缺少就是对创造力的这种理解,就是说我们的学生,他们很少辩论,口头表达一些自己的感受表达方式也太过于局限,太过于传统。


Design thinking,其实设计有的人把它当成是一种把工科的理论,有的人把它当成是艺术的理论,有的人把他这两者结合起来。但是在我看来很简单,就是说Design thinking是一种综合性的东西,必须是跨界的,他需要不同领域的知识,这一点在我们现在的大学里头是个缺陷,我们很少把知识讲的离开一点自己的专业,我们往往喜欢特别专。但是在通识上面是有缺陷的,我们的工业设计,它需要大概二十多个领域的专业知识。



Q5.“设计”被誉为是21世纪的科学,您认为在21世纪,设计会给世界带来什么变化?设计师们要怎样抓住这个机遇?


“设计是21世纪的科学”是德国的新世纪发展战略,在21世纪初被制定出来,为了德国的可持续外向型贸易的经济战略而定的策略。它也影响到美国、中国、日本等外向制造业出口的国家。中国也确实进入了设计的热潮之中。工业设计与社会进步、社会文明富裕等汲汲相关。现在中国人对生活品质的心理需求非常的强烈。


另一方面,工业的快速变化、快速发展、快速富裕,对环境的破坏也非常之严重。我希望二十一世纪是一个平衡、安全的世界,如果这些都没有的话就没有未来。



意犹未尽?

想跟大神再畅谈几天几夜?

矮凳网【问大咖】栏目24小时开放